来不及在六一儿童节提交的婚内抚养费起诉状拟稿,无辜的“俩孩子”。

        原告出生来到这个人类社会至今,99%是代理人真正在经济上抚养着原告。2016年春节后被告应和被告父亲2015年11月25日无端故意矛盾叫唤被告“回来离婚”的安排,暴力丢下原告,后代理人也要上班,被告经多次暴力推脱后才分天各带原告。2016年6月24日,被告父亲再次无端暴力矛盾,导致当天代理人带原告出来过后无法送回,以致代理人工作被严重影响、于2016年7月1日(党的生日)丢工作无收入至今。被告和被告父亲太多前后言行矛盾、真假难辨。被告仅仅2016年约3月初到6月24日分天各带原告期间,勉强有点经济上抚养原告。2016年6月24日至今原告未有身体力行及经济上的任何抚养原告。被告一直故意不抚养小孩(从2016年6月24日过后,被告约2016年7月2日左右,不可告人地到代理人户籍地,取身份证却没来看原告,到2016年8月16日才非正常要看原告就可以看出来是故意,等等很多可以证明是故意)、把责任和义务完全丢给她们故意使计破坏而多次丢工作至今无收入的代理人,企图逼代理人离婚。由于小孩牵绊已难找工作、无法工作,为防被告否认狡辩、抵赖,代理人蓄须长发留为佐证。
        今天是2017年6月1日儿童节,距2016年6月24日原告“被安排”与代理人独自生活很快就一整年。代理人之前已经多次电话向被告请求其承担小孩抚养费遭拒,且被告知“要和好”要跟被告父亲“认错”。由于原告申请(2017)闽0526民保令!!!号被神速驳回,书面申请复议也马上就两个月的苦等仍未果,代理人畏惧被告父亲等以往的多次暴力威胁,不敢去与实际做决定的被告父亲协商小孩抚养费。如今代理人无收入近一年、耗尽婚姻积蓄,长期透支垫付了被告该承担却未尽的一半抚养义务责任,不得不冒着被告有(或曾有)法官亲属和被告父亲曾提到有人脉关系(方便袒护)等等的不利诉讼风险,代理被迫降低生活质量且已经接近“断粮”的原告,向长期一直未真正尽经济抚养责任、故意逃避义务责任的被告追讨抚养费。

        恳请人民法院详细调查实情,结合(2017)闽0526民保令!!!号案,被告2017年3月30日的笔录和代理人2017年5月24日签字的询问笔录,根据!!!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

附:起诉状副本一份。

分享到: 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